新婚妻子第三部二十六作者曹仁妻 - 优优色影院

字数:10005

              第三部柔体会所

           (二十六)我家公厕的记忆

  这几天一直忙着玩小许的老婆小雯,真是爽快,每一次看到小雯那彷彿水墨画一般的气质、被我虐完的淫态百出,就有一种莫大的成就。每天肏她好几回,我又不是铁人,蛮累的。

  今天早点回家,到时很难得,芷姗竟然在家。看到他一脸温柔的给我开门,说实话,竟然一时间还有点不太习惯. 因为自从她加入会所以后,整天忙着被人肏,已经好久没有这样小媳妇的样子等老公回家了,今天真是难得啊!

  「老公,你回来啦?饭马上好了,你先洗澡。」

  「好!」答完我才注意到芷姗现在的打扮,我去,竟然是传说中裸体围裙。
  只见芷姗穿着一双蓝色的鱼嘴高跟凉鞋,然后是肉色的长丝袜,最后是白色的短围裙,围裙的高度刚刚在屄上。一句话,不但是裸体围裙,还是露屄围裙。
  说实话,对於芷姗是我妻子,我是很满意的。不仅仅是爱她,还因为她是个上得厅堂、下得厨房、进得了卧室,也会很开放的情人+贵妇+骚货。让我满意的就是她即使发骚也大体上能把握分寸,一般来说她很少在家庭周围发骚,虽然也勾引过几个邻居,但是控制得很好,没有什么风言风语的传到我耳边。

  这一点妻子芷姗可是很有分寸,玩的时候,玩得很嗨,被上万人干过. 但是该做妻子的时候就是端庄贤慧的妻子,她的淫乱事从没传到我爸妈、岳父岳母耳朵里,也没有在朋友圈、亲友们中传开.

  我知道我的朋友中有人肏过她,但是她掌控得很好,不会让我在朋友那里尴尬。而且芷姗不想让自己在我心中落下淫荡的印象,很多事她是不肯在我面前做的,比如给我舔鸡巴、裸体在家里走动等等。

  我肏!今天这是怎么了?竟然这副打扮开门,不怕被邻居正好撞见吗?虽然对门的邻居也干过你,但是老婆你的矜持去哪了?

  我不由的道:「怎么穿成这样?」

  芷姗眼中似乎有一点失望还有慌乱,问道:「老公,你不喜欢吗?」

  「咳!」我乾咳一声,喜欢是喜欢,要是整天这样,也是蛮不错的,只是你变化太快,老公不适应。我点点头道:「喜欢,还行。」

  「真的?」芷姗笑了,一把抱住我,大腿就往我腰上攀。

  今天妻子有点出奇的大胆呢!竟然一点也不在乎维护她在我心目中的端庄形象,咱家门还没关呢!不由得让我有点忐忑,这是怎么了?

  「老公,我想你了!」芷姗腻腻的撒娇。

  「哦,老公也想你。」

  「那,老公的大鸡巴插我吧!」

  「好,关上门. 」我说道。

  「没事,」芷姗道:「对门那一家人刚出去逛超市了,一时回不来。」
  这话什么意思?难道是要跟我来一场楼道性爱?不可能吧!芷姗和我做爱,一向连灯都不喜欢开,有一次我想玩刺激的,要拉开窗帘爱爱,结果他说我「变态」,郁闷得我不行。我心道,你和菜老闆在大街上都干过了,怎么老公关着灯开个窗帘都不行?当然这话又不敢说出口,只能自己郁闷,也明白妻子的骚只能对情人。

  今天是怎么了?事反有妖。本来对於这种事,我应该是很兴奋的才是,但是这几天被小雯榨得有点累,再加上妻子反常的表现,让我多少有点不安,竟然鸡巴没有反应。

  「老公,来嘛!」芷姗竟然在我面前主动走出房门,手扶着楼梯,撅起屁股沖我笑道:「老公,肏我。变态老公,这样让你肏,你兴奋不?」

  老婆好不容易对我主动一回,我绝不能拒绝,打击她的积极性,明明鸡巴硬不起来,也只能硬着头皮上,没准挑逗两下就行了呢!但是话说这种事,是越急越他妈不行,最后我急得满头大汗也硬不起来,只好道:「今天加班太累了,改天吧!」我无奈地放弃,感觉脸子也挂不住,男人不能说自己不行,最伤脸。
  我转身进屋了,留下还撅着光溜溜屁股的芷姗。芷姗望着我,眼中有一种慌乱,还有落寞,似乎还有一点委屈的水光。然后,半晌,芷姗神色一振,笑眯眯的好像什么事也没有发生过,贤慧的去做饭了,就好像刚才得不到满足,一点也不在意一般。

  今天妻子做了一桌丰盛的好菜,芷姗的手艺没得说,她也不去考厨师证,不然的话我看特级厨师也能拿下。而且她知道我的口味,对糖醋味最喜欢,她在这方面是深有研究的,什么糖醋排骨、西湖醋鱼她都最拿手,也最合我口味。
  「老公,嚐嚐这糖醋排骨,你最喜欢的,好吃吗?」

  「好吃!」

  「叮叮……」手机响了,我一看,是小云的电话,可不敢在芷姗面前接,就起身到了阳台。

  小云的话很简洁:「我的屄痒了,老公不在家,你来肏我呗!两个小时之内不到,我就到大街上当婊子,让人随便肏. 你快点来啊!」这小骚货,以前处对象的时候怎么没发现她这么骚?

  回到座位,又吃了一块排骨,芷姗问道:「谁的电话?」我说:「没事,公司有点事。我吃饱了,去处理一下。」说完,转身穿衣服。

  突然,芷姗弱弱的道:「老公,能不能不去?都这么晚了。」芷姗的眼神中有一种希翼,看得我不由得一软,但是想到小云,还是道:「我去去,很快就回来。」

  「哦,」芷姗低下头,应了一声:「那早点回去来,我等你一起睡。」
  「好,我知道。」我应道。

  起身开门,准备离开,芷姗跟在我身后,突然我感觉袖子被拽着。芷姗的小手拽住我袖子的一角,就像小女孩一般,依依不舍。

  「怎么了?」

  「没什么. 」

  「那我走了。」

  「嗯。」

  我一转身,还是感到袖子的拉扯力很大,回头一看,芷姗的小手明明就只拽着袖子的一点,却死死的攥着,很用力很用力,不肯放。

  「怎么了?」我突然有一种不祥的预感。

  芷姗抬起头,眼中充满了希翼的眼神,似乎鼓着勇气道:「老公,能不能不去?」

  「可是公司有事啊!」我硬着头皮道。

  「哦,那你去吧!」

  「哦。」我一转身,但是袖子的拉力依旧没有消失。芷姗今天怎么这么无理取闹?我一回头,看到芷姗扬起笑脸,直勾勾的看着,声音有一种好像压抑得要哭的声音,颤抖着道:「老公,能不能不去?」

  这一刻我分明在妻子的眼中看到了一种压抑不住的水雾,可怜楚楚的,让我心软难受:「好,今天不去了。」一瞬间,芷姗笑了,笑得很灿烂,就好像抢夺一样,立刻把我的公事包抢过来,扔到一边,然后快速的跪下,抱着我的腿就给我脱鞋,快速的换上拖鞋,那样子就好像脱鞋脱得晚一点,我就会改变主意,跑掉一般。这样的妻子让我无所适从,不知道怎么了,让我担心。

  坐下来,竟然一时不知道说什么,尴尬的拿水喝了几口。真的感觉气氛有几分诡异,不由得尿意上涌,也好,先尿遁,心里理理这是什么情况再说.

  於是我豁然起身,准备离开,妻子似乎惊到一般忙问我:「你去干什么?」
  我说:「去趟厕所。」芷姗一把按住我,把我按在沙发上,解我的裤腰带,我不明所以的问:「干吗?」却见爱妻温柔的把我软榻的鸡巴掏出来,张开小口一下含住,温暖湿滑的小嘴不停地吮吸。

  我倒抽一口凉气,好舒服,鸡巴有几分蠢蠢欲动,然而更多的是惊讶,因为妻子芷姗竟然舔吃我的鸡巴了。以前也不是没有过让妻子吃我的鸡巴,但是芷姗没有同意过,说髒,只有淫贱的妓女才会干这种事,说我这辈子别想她会吃我的鸡巴。

  后来妻子的小嘴巴吃过了无数的鸡巴,不会嫌髒了,我又提出过,可是妻子仍然没有同意,还是说髒. 我知道妻子不愿吃我的鸡巴,只愿吃奸夫的鸡巴,我这辈子没指望了,我基本上死心了。可是今天芷姗突然的举动让我懵了,还有几分心慌,刚有几分蠢动的鸡巴又偃旗息鼓了。

  我硬着头皮问:「芷姗,怎么了,有什么事吗?」

  芷姗见我的鸡巴没有动静,神情有几分着急,嘴巴更卖力地吸着,秀美的头颅不停地耸动。

  我不知道妻子怎么了,也急了:「芷姗,怎么了?」

  芷姗更加焦急了,甚至我觉得她的神情竟然有些惶恐,妻子焦急的道:「老公,你坐好,马上就好,我一定把你伺候舒服!」然后低头,急吼吼的花样百出地舔吸我的鸡巴,我被她弄得更加慌乱,自然鸡巴不可能有反应。

  半天,妻子更加惊慌失措。突然,她不动了,我软软的鸡巴还在她的嘴里,妻子低着头,乌黑的长发挡着,我看不清她的表情。慢慢地,她削肩抖动,越来越大的颤抖、抽搐,轻轻的低泣声丝丝传来。

  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,妻子今天如此反常,只好柔声的安慰她:「怎么了,老婆,有什么事跟老公说,老公在。」

  妻子依然低着头,抽泣着:「老公,我是不是……没用?连老公的鸡巴都舔不大!」

  我愣住了,不知道怎么回答,气氛有点诡异。妻子更加哭泣,抬起头,一脸泪花,楚楚可人,我的心揪了,『怎么了?』我心里问。

  我看到妻子的眼睛含着泪花,明亮中有强烈的希意和渴望:「老公,我以后会好好学的,我会好好学怎么舔鸡巴。我的嘴巴就是老公的厕所,我的屄也是,老公可以在里面尿尿,想怎么样都行。」

  说到这,妻子哽咽不成声,突然跳起来,一把抱住我,抱得死死的,几乎将我揉碎,揉进她的身体里. 她放声大哭,言语里全是无助的惶恐:「老公,求求你,不要离开我……我求你了,不要离开我,我不能没有你……以后你让我干什么都行,当厕所,什么都可以,只要你不离开我!」

  我身体一僵,我肏,难道我发现她淫荡、看她被人肏的事东窗事发,她知道了?汗,这怎么收场啊?我的心也不由得有点慌乱,急忙想解释:「芷姗,你听我说,听我说……」

  「我不听!我不听!」芷姗痛哭着:「老公,我不怪你,都怪我,都怪我,你原谅我,不要不要我……」

  汗,果然是发现了!算了,虽然这样将会少些乐趣,还是告诉她我不介意她被人肏,我喜欢看她被很多人干,虽然挑明了,不如偷偷摸摸的刺激,可是显然误会了我想要和她离婚。

  天地良心,我从没想过和她离婚,这样漂亮风骚、淫乱的娇妻,我到哪找去啊?这正是我想要的理想妻子啊!

  「芷姗,听我解释……」我说道,可是芷姗很慌乱,根本不等我说完,惶恐的道:「老公,我不要你解释。老公,呜呜……不要不要芷姗了,芷姗以后改,以后一定改!」

  肏,改什么?改做贤妻良母,以后不再偷汉子?暴汗,以后哥们还有什么乐趣?不能改,坚决不能改!一定要打消妻子芷姗这种危险的思想,要坚定的做好芷姗同志的思想工作,树立她「淫乱无罪,被肏有功」的道德观,坚持每天给老公戴绿帽子的战略方针不动摇,树立一生为成为最淫乱人妻的理想而奋斗的美好思想。

  我立刻道:「芷姗,你不用改……」妻子一听更慌了,哭得更厉害:「不,不,我改,老公,我改,不要不要我!那个狐狸精会的,我以后一定好好学,求老公再给芷姗一次机会!」

  狐狸精,神马玩意?跟狐狸精好像没神马关系吧?难道淫妻爱好者又有新的神语?汗,落伍了!不对呀,好像哪里想错了。等等,先不急坦白,看看再说.
  「老公,不要跟那个狐狸精走,我知道都是芷姗不好,不肯吃老公的鸡巴,才给那个狐狸精钻了空子,我以后一定好好伺候老公。」

  「狐狸精?哪个狐狸精?」我问道。

  「哇!」芷姗哭得更伤心了:「除了马小云,还有别的狐狸精!老公,我不怪你,别不要我!我爱你,老公,你让我做什么都行!」

  说得我心里很感动,原来妻子虽然淫乱不堪,可是心里始终是有我,只不过身体出轨。我的心好畅快!我大概明白,估计我和小云的事,芷姗知道了,错以为我不要她了。

  呵呵,很好玩吗?淡定,再逗逗芷姗,蛮好玩的!我故意歎息道:「芷姗,你说什么狐狸精?我不知道你什么意思。」我想知道妻子到底知道我和小云的哪些事?知道多少?故意吊吊她!

  妻子道:「老公,我不怪你,我都看见了,是那个狐狸精勾引你的,我知道她会吃鸡巴,会用嘴巴喝尿,还会用屄当厕所。老公,我也会,我学,我以后不会比她差的,以后老公在家唯一的厕所就是我!」

  汗!原来上次我干小云、在她嘴巴和屄洞撒尿,这种场景她都看见了!原来是这样被刺激。看样子,妻子很在乎我,竟然主动要接小云的班,继续当厕所,呵呵,这时候不为自己谋点福利,似乎太对不起自己了。

  以前看别人肏干妻子,百般淫虐她,多想亲自上手实践一下,可是芷姗百般不同意,现在似乎有门. 幸福来得太突然了,内牛满面啊,农奴终於翻身做主人了!

  我心里乐翻了,面上故意沉痛的道:「嗯,既然你知道了,我就不瞒你了,反正到了这一步,我们就放开了说吧!本来我也不知道怎么说,现在好了,也不用纠结了,这样吧,孩子归我,房子和存款都给你,你看行吗?」

  「不要……」妻子又哭了,伤心绝望中有一种强烈的恳请:「老公,我不要房子,不要存款,我什么都不要,我只要老公。求你,老公,只要你不离开我,你说什么我都答应!」

  「芷姗,我很爱你!」我说:「可是,夫妻间不是光爱就行,你看,我的性生活好单调啊,乏味!」

  「不,老公,我改,一定改,你以后想怎么干我都行,你就当我是妓女、厕所、性工具都行!」

  我「唉」了一声:「其实,我们都有孩子了,我也不想离!」

  妻子闻言,眉开眼笑,眼角还带着泪花,道:「不想就不要离!我一定好好表现!」

  我故意歎气道:「好吧,再看看吧!闹了半天,我的尿都憋不住了!」我装作要起身,芷姗立刻蹲在我的两腿间说:「别,老公,别动,我不会输给那个贱货狐狸精的!老公,以后你要上厕所就喊我,以后你在家只有一个厕所可以用,就是你老婆我!」说着小嘴就吞下我的鸡巴。

  哥们现在一身轻松,尽情地享受,哦……老婆的小嘴好滑好湿,好温暖,小舌头好调皮,好爽!再无顾虑的我,鸡巴一下便翘挺挺了。

  芷姗的腮帮子鼓鼓的,媚眼瞟着我,看我很享受,一下子开心的笑了,瞇着美眸还挂着欲滴的泪花,好幸福的样子。呵呵,老公的鸡巴真的这么好吃吗?
  实在是尿憋得太久,我真的很想尿了,鸡巴翘起来就憋得更难受了。毕竟是自己老婆,自己心疼,虽然看别人将尿注进妻子嘴里很震撼、很过瘾,但轮到自己还是不忍心。虽然我有些心动,可是妻子的小嘴,自己以后不是还要亲吗?
  所以我起身:「老婆,我真的要尿了!」

  「呜……嗯……」芷姗含着我的鸡巴,口齿不清的说:「我知道,呜……你尿吧,嗯……老婆的嘴巴,呜……就是你的厕所!」妻子铁了心不想输给小云,所以抱住我的腰,极力地吞下我的鸡巴,直插喉咙,「呜呜」呻吟。

  我肏,鸡巴直插喉咙,龟头刮着咽喉的感觉真他妈刺激!我终於忍不住,鸡巴跳动着在妻子的嘴里尿了,直接尿到她喉咙、胃里. 他妈的,这样尿尿太他妈爽了,难怪那么多男人都喜欢将鸡巴深插在妻子的嘴里尿尿,老子今天也终於享受到了。

  爽爽的尿了一泡,但是鸡巴硬得不行,眼前不由浮现起以前芷姗被菜老闆肏的各种情景,有一种很想试一试的冲动,但是又怕芷姗说我变态,而且怕她感到我知道了她的秘密,所以不敢提,因为那种姿态和想法,真不是一般人想得到。
  不过今天有点蠢蠢欲动,不过还是不好直接提,我就说:「算了,老婆,有些事你做不来的,老公保证永远爱你,你别勉强了。」

  芷姗现在很害怕不能讨我欢心,连忙道:「不勉强。老公不用去找那个狐狸精,她会的我也会。」

  我道:「可是小云会将身子缩进马桶里当厕所,实话说我肏起来特过瘾. 」
  芷姗连忙骚媚的道:「老公,我也会!」说完拉着我就进了卫生间.

  只见芷姗往抽水马桶上一躺,然后双腿笔直的往上一抬,双手抓住脚踝,整个身子从小腰处对折,这一对折,在重力的作用下,整个人的腰背就陷入到了马桶里面。然后芷姗把美脚在脑后一盘,笑咪咪的对我道:「老公,现在我是你的公共厕所,请老公的大鸡巴使用。」

  我肏,这个淫乱无比的姿势我太熟悉了,在菜老闆的硬碟里我不止一次见过妻子芷姗被这样塞在马桶里,被菜老闆、三老闆三兄弟,还有很多人这样肏过,甚至还见过爱妻这样被大公狗干过. 也见过女大学生刘文婷、少妇徐莉等人被这样肏过.

  妈屄的,我一直想试试,不过没有机会,只是最近才在小云、小雯和文兰身上尝试了。不过我还是最想在芷姗身上亲身试一试,今天真是老天开眼,终於有机会了。

  我激动的二话不说,直接鸡巴往里一插,开始「啪啪」的肏.

  「老公,老公,这样肏着舒服不?」

  「舒服!」

  「老公,我爱你!为了你,我什么都肯,但是老公你别不要我!」

  我一边干,一边看着芷姗道:「老婆,我永远爱你,永远!」

  「真的?」

  「真的!」

  「谢谢你!老公。」芷姗激动的说:「老公,我也永远爱你!肏我,老公,以后只要你想,怎么肏都行!」

  我笑道:「好,那以后我要经常这样肏你!」

  芷姗娇嗔的笑了起来:「老公,你们男人真是好变态啊!怎么都喜欢这样肏人家?」

  汗!激动的老婆都没有发现自己说话的语病,「你们男人」、「都喜欢」,这岂不是说有很多男人像这样把你当公共厕所用?当然这是事实不假,可是老公「不知道」呀!我怎么回答?回答「是」,岂不是说明我知道你被人当厕所干?
  不过,我的鸡巴听到这句话,却不由得联想到芷姗被人当厕所的情景,硬得不行,在芷姗温暖的洞穴里激动的勃起。突然我很想逗逗芷姗,笑道:「你们男人真是好变态啊!怎么都喜欢这样肏人家。还有谁喜欢这种肏我的小娇妻呀?」
  芷姗一听,脸色骤变,连忙道:「没,没有,就老公你这么变态,这样干人家!」

  我鸡巴狠狠的往芷姗身体里一插,鼓励道:「我不信,肯定有大鸡巴这样干过你。一想到老婆你给我戴绿帽子,哈哈,大鸡巴就硬硬的,好喜欢干你这个小荡妇!」

  芷姗一愣,试探着问道:「老公你喜欢别的大鸡巴干我,给你戴绿帽子?」
  我笑道:「不喜欢,不过说说玩玩也蛮有意思的,又不是真的。我家芷姗这么贤慧端庄、温柔有气质,才不会给我戴绿帽子呢,是吧?不过逗你玩玩而已。
  来,老公大鸡巴严刑拷打,从实招来,都有谁的大鸡巴干过我的娇妻啊?「偷情和戴绿这种事,就是要心照不宣,捅破了就多没意思,我才不会让芷姗知道我的变态心理呢!

  芷姗放心了,眼睛亮晶晶的很妩媚,笑道:「都有谁,让我想想……哎呀,太多了!老公,人家想不起来了,要不你给个提示。」

  我笑道:「你都是公共厕所了,我周围的人、朋友同事,肯定有肏过你的,给老公如实招来。」我故意夸张的说着,一看就是和老婆调情开玩笑的样子。
  芷姗很乖巧的点头:「有啊,有啊,老公真聪明。」

  「都有谁呀?」

  芷姗道:「你司机小王就这样肏过人家。」

  这个回答出乎意料啊!晕,连我的司机都肏过我老婆了,我知道这绝对是真的。老婆当作调情说出来,不认为我会相信,但是我是知道自己妻子淫乱,这几乎是百分百的事了。

  妈勒个屄,真是绿帽多得超乎你想像!想着小王每天给我开车,他从后视镜里看到我是什么心情?尤其是我和老婆一起坐车,恩恩爱爱的样子,他又会怎么想?估计心里很不屑吧!一定是在想:『傻逼,你老婆天天给老子肏,你都蒙在鼓里,老子肏你老婆,你还给老子发工资. 哈哈!』

  这么一想,鸡巴好硬啊!小王真是辛苦了,在我手下身兼两职,既要给我开车,还要抽空爆肏我老婆,真是太辛苦了!小王啊,要注意身体啊,身体是革命的本钱. 看我这个当老闆的,员工拼命的给我干,还干我老婆,我都不知道,长期让人家干着双份的工作,却拿着一份的工钱,多不合适呀!这样的员工要多多奖励。

  嗯,明天就给小王涨工资,最少涨一倍。嗯,还要多给他一些营养津贴,让他把身体养得壮壮的,尤其……那啥,要把鸡巴养得壮壮的,这样才能更好的干他的老闆娘,错,是更好的给我干工作。

  我不由得笑道:「真的?小王什么时候干过你?干过你几次了?」

  老婆笑道:「记不清了,都肏了我两年多了,多少次哪记得清啊!」

  晕,一年多了,那不是说我和老婆还没结婚,刚订婚,还在热恋的那会,我未来的老婆就被我的司机肏了。当我还在为了能和老婆拉拉小手、亲亲小嘴而雀跃不已的时候,我未来的老婆却在我不知道的时候,被我的司机扛着美腿压在床上,大鸡巴使劲地日

肏,肏得我老婆又骚又媚,「呀呀」吟叫,日

得他未来的老闆娘哭着求饶,淫乱不堪。

  我激动的大鸡巴在老婆的肚子里直跳,这个芷姗也感觉到了,眼睛好像滴水一般的媚媚的看着我。我激动的道:「两年多,那岂不是你还在和我恋爱,刚和我订婚那会就被小王干了?」

  「是呀!老公,人家那会几乎天天被小王肏. 每一次人家和你约会完,你都让小王开车送我回家。一到我家,小王就狠狠的肏人家,肏得特别兴奋. 」芷姗骚媚的道。

  我笑道:「能不兴奋吗?把未来的老闆娘肏了,是我我也兴奋. 」

  芷姗瞇着眼笑道:「是呀!你还记得那年七夕你送人家一双紫色的高跟鞋做礼物吗?」

  「记得!」我道:「那鞋子不是你最喜欢的吗,现在不还留着吗?」

  「是呀!」芷姗骚骚的笑道:「那天,你送人家这双鞋子,人家穿着特别漂亮、性感。晚上你又让小王送人家回家,可是小王把车子开到不远的拐角就把人家抱下车,让人家穿着那双高跟鞋,把人家摁在车子盖子上肏,肏了人家两个小时,把人家的屄、屁眼和小嘴都肏了一遍。」

  「真的?」嘴上疑问,但是我心里已经十分肯定,这绝对是真的,不由得大鸡巴更涨了:「他都是怎么肏你啊?」

  「嘻嘻,换了好多姿势呢,人家记不清了,」芷姗笑道:「就只记得一个姿势。」

  「哪个姿势?」

  只见芷姗把两条美腿伸直,成为V字形,骚笑道:「就是这个姿势。他摁着人家的脚,把人家压在引擎盖上,肏得车子都乓乓的响。」

  「怎么这个姿势记得这么清楚!?」我故意笑道:「老婆,你说谎逗老公开心都不会说,已经两年多了,你还记得什么姿势被肏的?」

  「当然记得了!」芷姗不服气的道:「因为那一次很特别,当时你不放心人家回家,在人家被小王肏了一个多小时的时候,你打电话给我,人家当时就是这个姿势被小王暴肏着,可又不敢不接你电话,只好一边被小王使劲肏,一边给你回电话。你那天情绪很浓,因为和人家接吻了,所以很激动,跟人家煲电话粥,煲了半个小时,还说爱我之类的话。小王也听见了,每一次你说爱我的时候,他的大鸡巴都好兴奋,肏人家肏得特狠,人家的屄都差点被他肏破了。人家想叫都不敢叫,怕你听见,难过死了。」

  我肏,竟然是这样。你妈,老子错过了一场好戏,真他妈的遗憾啊!

  妻子继续道:「那天小王也特别兴奋,在我家过夜,肏了人家一晚上。他对你买的那双鞋特别有感觉,那天他射精都射在人家的丝袜和高跟鞋里,满满的。
  还记得第二天一早,你有约人家出去玩吗?「

  「记得,那天我们去的是星星湖,在湖边我向你求的婚,你答应了,是我最幸福的一天。」

  「老公你知道吗?」芷姗笑道:「那天你约人家的时候,人家大清早的正在被小王使劲地肏屄。」说到这,老婆美腿一蜷,M型的张开着:「当时人家就是这个姿势被小王使劲地肏,我的美腿夹着他的腰,被他一下一下的使劲肏干。我一边被他干,一边和你打电话,然后答应了你的约会,你又给小王打电话,让他接我。你都不知道,小王当时正一边兴奋的肏着你未来的老婆,一边接的电话,最后在人家肚子里灌入精液。」

  「真的?」我故意笑道:「老婆,你编故事的本领真强,让我都以为是真的了,鸡巴都硬了。」

  「切,本来就是真的。」老婆撇嘴道。

  「是,是,是真的!」我就好像不相信的老公,随意的敷衍着。

  这让芷姗也充满兴緻和成就感,继续道:「还有呢!」

  「还有什么?」

  「还有什么?」芷姗笑道:「小王开车送人家去和你约会,到了地点,就在你等我的地方不远处,小王停下车,又在车上肏了人家一顿,让人家夹着一肚子他的精液去和你约会。」

  我兴奋的道:「原来是这样啊,怪不得我觉得那天你好性感。」

  芷姗笑道:「性感?是风骚吧!人家性感可不只是因为肚子里有一肚子的精液,也不仅仅是因为那天人家穿了短裙,还穿着你买的高跟鞋,最主要的是因为人家没有穿内裤,也没有戴胸罩。」

  我道:「原来是这样,怪不得那天我觉得老婆你挺骚呢!不过怕你不高兴,没敢说. 」

  芷姗笑道:「还有更好玩的呢!中午吃饭的时候,我去洗手间……估计你不记得了吧?」

  我道:「记得,你去了很长时间,有二十几分钟。」

  「是呀!」芷姗嗲声道:「知道人家为什么去了那么长时间吧?因为人家在厕所里被小王肏呢!嘻嘻,老公猜猜小王这次射哪了?」

  「我哪知道?」

  「你猜嘛!」芷姗撒娇的道。

  「屄里?」

  「屄里,那还让你猜什么?真笨!」芷姗娇嗔道:「再猜!」

  「屁眼里!」

  「不对。再猜!」

  「嘴里!」

  「也不对。再猜!」

  「还不对?」我疑惑了,努力回想那一天,那天妻子穿的是低胸的衬衣,她硕大的奶子,乳沟深深。尤其是她上完洗手间回来,衬衣好像敞开了一些,乳沟更深了,一下吸引了我的目光。尤其是当时芷姗的乳沟奶子好像出汗了,亮晶晶的,湿湿的。我一激灵,难道……「不会是你的奶子吧?老婆!」

  「老公,你真聪明,就是人家的大奶子!他射得人家奶子上到处都是,尤其是乳沟里,黏糊糊的。人家回去,你盯着人家的奶子看,害得我当时好心虚啊!
  结果你什么也没发现. 「芷姗骄傲的说:」老公,你好笨耶!「

  「吃完饭,咱们去公园了,小王不会也跟着吧?」我问道。

  「当然了!」娇妻骚骚的道。

               (待续)
本帖最近评分记录
clt2014 金币 +10 转帖分享,红包献上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