引狼入室第2章 作者不详 - 优优色影院

字数:5722


              第二章美女秘书

  沿着公路开了十几公里,到了西贡区靠海的地方,从车窗往海边看,沿着海岸一溜排开一湾长长的白色小屋,也许是风吹雨淋的原因,这些小屋在阳光下都有些淡淡地发灰。沈卓把租来的小汽车停在沙滩边上,租下了其中一座靠海很近的房间,这是栋三层的海滨小别墅,他租的是第二层层,从沙滩上可以看见房间淡蓝色的百叶窗朝着大海,窗户前面是个白色水泥浇筑的露台,可以在上面安个遮阳棚,下面放一张圆桌什么的喝咖啡,一切看起来还不错。

  沈卓按房东的要求,预付了一个季度的租金和一笔不小的押金,当天就搬了进去。到了房间里面他才发现——除了能更好地领略海景之外,在也找不出第二个优点来了。房间里的墙壁因为潮湿剥落得相当严重,散发着一股霉烂的海腥味,味道相当难闻,简直还比不上他之前住的地下室,这真令人沮丧:难道他就只能一直住在这样的房间里面,永远找不到阳光照着的地方?这种沮丧的心情很快转化成莫名其妙的担忧:难道真的像那个该死的心里医生所说的,他患有「自毁型人格障碍」?医生解释说患有这种精神疾病的人,总是会不由自主地寻找黑暗的住所、把自己幽禁起来,在颓败中获得病态的满足。

  他把门窗打开让凉爽的海风穿堂而过,里里外外仔细地打扫了一遍,看上去才略微顺眼了一些,不过医生那咒语般的诊断却一直萦绕在脑海里面无法摆脱。为了尽快摆脱这种不健康的心态,一收拾好房间,沈卓就马上西贡的城区见他的经纪人。午后的阳光明媚耀眼,车道两旁掠过大团大团的野生灌木丛,灌木上绿色的叶子鲜亮得有些炫目,这让他的头不在那么痛了,心情也好了很多。

  沈卓的经纪人住在一栋崭新的办公大楼里,整整一层楼的所有房间都被这个叫范鸿升的老头租了下来,用来安放他的经纪公司。第一次去沈卓就注意到了范鸿升身边的那个秘书,这个叫米雅的女孩比邓辉的放浪情人还要漂亮上一百倍。沈卓敢打赌,自他从娘胎里出来,还没见过如此漂亮的女孩呢!简直好比天仙下凡一般。

  远远地看去,米雅比实际年龄要成熟得多,不大像个青涩的女孩,大概也有三十多岁的样子,因为在她身上具备了熟女所具有一切:姣好的容颜,高雅的气质,长挑的身材,丰满的曲线,中分的秀发……待到走近了看,沈卓才发现她的年龄并没有远看上去那么大:头发的颜色是高贵的葡萄紫,打理得很仔细,柔柔顺顺地卡在耳朵后面,像温顺的小溪一样从肩背上流淌而下,一张清秀完美的瓜子脸,大大的眼眸清澈得如一潭澄净的碧水,嘴唇厚实,牙齿雪白,一凝眉尽显淑静的气质,笑一笑净是柔媚动人的味道;上身穿一件白色考究的短袖衬衫,薄薄的半透明的衣料里,隐隐约约地看得见胸上紫色的蕾丝乳罩,鼓鼓满满地就要从前襟挣脱出来似的;下身穿一条淡灰色水磨七分牛仔裤,细细的腰身把那堪称完美臀部轮廓衬托得更加浑圆挺翘,衬托得双腿似乎也更加丰腴颀长、更加秀美笔直了;裸露在空气里的手臂和脚踝上的皮肤柔嫩洁白,一举手一投足矫健而优美,说明她实际上还不到三十岁,最多也不过二十四五的样子。最要命的是在她周围的空气中,若有若无地散播着一种紫罗兰的香水味。

  沈卓找着各种理由三天两头地往范鸿升的办公室跑,只是为了一睹伊人的芳容。时间久了,他也摸索出一些规律来:米雅待的最多的地方只有两处——其一就是属于她自己的那张办公桌前,其二就是范鸿升的办公室外面的走道上。那天星期五下午,沈卓早早做完了预计的工作量,迫不及待地赶往经纪人的办公室,不料却扑了个空——两处都没有见到米雅的影子,他心里禁不住涌起一股失望之情,懊恼地一拍脑袋,:自己真是忙昏了头,今天是星期五嘛!米雅大概是下班回家了!不过范鸿升的办公室的门好像没有关,他沮丧地走过去轻轻敲了两下。
  「进来!」一个女人的声音在里面响起。

  米雅!米雅!是米雅的声音!除了米雅谁还有这么好听的声音呢?沈卓强压住心中的狂喜,理了理衬衣的领口,站直了身子推开门走了进去——果然是梦中的人儿!她就在面前,独自一人坐在范鸿升那张红木办公桌后面,看起来比平时还要可爱、还要漂亮,身后是一排枚红色书架,上面整整齐齐地排满了书,五颜六色的书脊成为绝佳的背景,衬托着她那张秀美的瓜子脸——他的天使在看书。
  「你好,米雅。」他礼貌地欠了欠身说。

  「……噢……嗨,」米雅从书本上抬起头来,轻轻地抿着嘴唇淡淡地一笑,「见到你真开心,你找范鸿升有事?」她开门见山地问,声音就像微风拂过风铃时发出的声音,清脆而又动听。

  沈卓的脸微微一红,「没……没什么大事!就顺便过来走走,他今天不在?」他的眼睛慌张四下张望了一下,似乎在确认范鸿升究竟在不在办公室里。

  「真不巧,他中午出去吃午饭就没回来,我也不知道他去了哪里,」米雅无奈地摊了摊双手「每次都这样搞,也不事先通知一下,恐怕只有等到下个星期一你才能见到他啦!」她歉意地说。

  这是多好的机会啊!他并不想谈话就此结束,沈卓眨巴着眼睛惴惴不安说:「我没有打扰你工作吧?」

  「你来得真好!我正盼着有个人来打断我呢,」她抓起办公桌上的书扬了扬,「我正在读的这本,是有史以来最难读的书!」米雅夸张地抱怨说。

  「那么说我还做了好事啦!」沈卓呵呵地笑了,惊讶地问:「你的工作就是读书?」

  「是啊,替范老板读,他不喜欢亲自读书,主要是因为太忙,抽不出时间来,」她解释说。

  「哦,那真好,对于爱读书的人来说,岂不是一举两得?」沈卓还是头一次听说还有这种工作,羡慕地说。

  「我可不喜欢,你想想,每个月都会选一些新书,要我读完之后把大纲理出来,他就读大纲。工作量其实很大的啊!」米雅摇着头抱怨道,「比如这本,真是……」她又拿起刚才那本书来。

  「噢,我还以为对你来说这是个美差呢,」沈卓可不想听她一五一十地举例,连忙打断她的话说,「我想……如果你下班了,我们一起……去外面……喝一杯如何?」他发觉自己的舌头在打结,说起话来不怎么利索。

  米雅放下手中的书,把翻开的书页合上,盯着他看了至少五秒钟,「我还开始以为你永远不会开口约女孩呢,」她嫣然地一笑,绯红的脸颊上浮起两个浅浅的小酒窝,看了看沈卓犹疑不定的怂样,点了点头说,「我愿意,我也可以随时下班。」

  从酒吧出来,两人都有了些微醉意,不知不觉两只手腼腆地握在了一起。这个美如天仙的女孩并不像她的外表那样冰清玉洁,相反骨子里很放得开,沈卓简直不敢相信自己这么轻易就能得手,在酒吧里喝酒的时候他就已经十分确定:米雅今天晚上不会回家,会跟他回到他刚租下的海边小屋里,运气好的话,米雅会和他在那里度过整个周末。

  在夕阳绚烂的光辉下,沈卓侧着醉眼看见了身边的女孩迷人的曲线,丰满地臀部随着两条长腿的迈动优雅地左右摆动,看着她被酒精刺激得红扑扑的年轻脸蛋,他有些飘飘然起来,尽管自己过了而立之年,他还是认为自己的身体依然像二十几岁那些年一样强壮,充满了爆发的力量,像重新获得了新生一般,他的人格没有任何一丁点问题,世界依旧是如此的美丽完好,去他妈的「自毁型人格障碍」!

  一切进行得都很顺利,在小汽车的轰鸣声中,他已经在构想着把米雅带到家之后的情景:在他新买的那张温馨的小床上,在窗口射进来的暗蓝色的夜色中,在湿润粘稠的此起彼伏的海潮声里,他的手掌将像火焰一样燎过女孩娇嫩的皮肤,年轻的呻吟声将充满房间的每个角落,赤裸的完美肉体在他的身下起伏……开车前往西贡海边的一路上,他都无法掩饰这种难耐的欲念,嘴角好几次禁不住地泛起一丝邪恶的微笑。

  汽车将要使出西贡城区的时候,米雅说:「沈卓,我是不是该去把我的衣服带几件过来?」

  「好啊!怎么不可以呢?」沈卓虽然有一万个不乐意,但是这个要求如此正当,让人无法回驳,「远吗?」他问。

  「不远,就在龙蟠山庄那里,拐过去花不了二十分钟,」米雅一边给他指路一边说,让他开上了一段缓坡,「我也想让你看看我住的地方啦!」

  进了龙蟠山庄的大门,坡度显得越来越陡,道路清一色地从下往上绕着山体盘旋而上,似乎是设计师为了符合「龙蟠」这个名字而刻意这样处理的,沿路都是挺拔优雅的棕榈树,还有造型各异的漂亮的私家大别墅——看来这是富人们的聚居地。汽车最后在一栋气派的豪宅前停下了,白色的欧式风格,上面有很多大玻璃窗,被太阳落山后投在天空里的霞光映照得一片富丽堂皇。奇怪的是大门紧闭,米雅领着他绕到旁边从一扇不起眼的侧门进去。

  「大门从来不开,我们从来不走大门。」米雅看着他有些疑惑,就解释说,虽然这个解释一点说服力也没有。

  沿着一个大游泳池的边上走过,来到一个宽敞的大厅里面,层间比普通的层间要高出许多,差不多都有五米高了,四面墙都装上了黑色原木做的镶板,里面简洁地配置了蒙了鹿皮的铸铁长椅和沙发,看上去又贵气又舒服。还模仿欧洲的式样做了壁炉,尽管在夏季排不上什么用场,里面的火苗却常年不息,完全是为装饰而设的。沙发上趴着一个郁郁寡欢的少女,看上去十五六岁的样子,一头栗色的头发,脸对着电视的方向看电视——上身穿一件白色的小背心,下面穿一条齐臀的蓝色牛仔裤,在沈卓的方向只看得到娇弱的肩膀和袒露着的脊背,在明亮的灯光下泛着蜜黄色的光亮,肌肤柔软而又光滑。

  「喂,小悦!」米雅一进门就看见了她,笑着跟她打招呼,「这是我的新朋友沈卓,你今天游泳了吗?」

  「没有,不想游,浑身没劲,」女孩懒懒地说,扭头看见了沈卓,「你好,沈卓!」说完,也不等沈卓回答,便从沙发上坐了起来,叠着两条柔软的腿背靠着沙发继续看电视。

  就在她转过头的那一瞬间,沈卓看见了她那张稚气可爱的脸庞,长长的睫毛,大眼睛,性感的嘴唇……活脱脱一个小美人胚子!她的脖子上好像扎着一条水红色底的白色圆点透明纱巾,胸前那两只幼小的乳房微微地鼓起,跟她还没长定型的丰满髋骨一样,还没有发育完全。他还看到了她可爱的、收缩进去的小肚子,靠腋窝的地方有指尖大小的那么一颗黑痣……

  「你妈妈在哪里?」米雅问。

  「我不知道,可能在洗澡,也可能在上洗手间。」小悦有些不耐烦地说,白了米雅一眼,却看见了沈卓色眯眯的目光正盯着她的胸口看,红着脸吐了一下舌头便扭转身子去了。

  米雅一怔,便不再问了,向沈卓解释说:「曹小悦的妈妈和我是好朋友,这栋房子是她一个人的,我只是住她家里。」

  沈卓还来不及发表什么意见,那个叫小悦的女孩的妈妈迈着优雅的猫步,满脸堆笑地从浴室那头踱过来——她跟米雅差不多一样高,身上裹着一袭透明的白尼龙浴袍,一路走来衣袂飘飞,像高贵的王后那般出尘脱俗,小腿肚子以下的地方白花花地裸露在空气中,头上罩着个淡粉色的小浴帽,那张漂亮的鹅蛋脸上红扑扑、粉嫩嫩的,诱人的胴体在衣衫里若隐若现,身体保养得如此完好,简直看不出来她是一个十五六岁的孩子的母亲。

  「静静姐!想死我了!」米雅尖叫着像只欢快的鸟儿朝女人奔去。

  「啊呀!宝贝儿!」这个叫白静的女人迎面搂住米雅,一边抱怨她,「来也不先打个电话来,这是要给我惊喜么?」

  两个女人旁若无人地搂着对方的头一阵热吻,搞得沈卓都有些不好意思了,尴尬地把脸别向门口。

  「哟,这是你的……男朋友?!」白静的声音带有一种调情的意味,好像她刚刚发现沈卓站在那儿似的。

  米雅不好意思地朝沈卓望了一眼,有点不好意思地对他说:「这是白静,我的死党!一个疯婆娘!」

  「去!你才疯婆娘!我看你是骚母狗发情了,找个男人来给你止痒的吧?」白静哈哈地笑着对女友反唇相讥,完全不顾及沈卓的尴尬,「话说回来,你个骚货,眼光还不错,找了这么一个男人,人也成熟,脸蛋俊朗,身体也够棒!」
  「就许你找,不许我找?」米雅被抢白得一脸的紫白青红,「噔噔噔」地跑到楼上去收拾东西去了。

  「我说你是给她灌了迷魂汤还是咋的?竟然把这妖孽给收了!」白静对沈卓竖起了大拇指,说得他脸上火辣辣地惭愧,「你看你看!还不好意思呢,又不是大男孩了,害什么臊?有空经常过来一起玩玩呀!」她笑吟吟地说,让人分不清是邀请还是挑逗。

  女人的声音娇嗲嗲的,直听得沈卓的心脏噗噗通通地乱跳腾,一时间干张着嘴不知道怎么才好,只会把头礼貌地朝着女人一个劲地点。一看这个女的就是风骚的娘们!这种欲求不满的女人不难搞到手,因为她们的目的很单纯——就是追求肉体上的快乐。不过今晚可不行,虽然他的骨子里更偏爱这种女人多一点,但是米雅已经表现出了明确的姿态,所以今晚有米雅就足够了!

  白静并没有因为他的失态而懊恼,脸上也没显出一点茫然或者受惊的样子来,反而故意把浴帽取下来,左右摆了两下脑袋,一头蓬松松的乌丝从头顶上松塌下来,好一头亮丽的秀发!更让沈卓吃不消的是:原本就松松垮垮地的浴袍前襟也跟着松散开了,大半个白花花的奶子和深深的乳沟出现在了开口处,他还来不及看个清楚,女人就转过身去把扯着衣领把雪白的胸脯遮了个严严实实。

  「吴叔叔!吴叔叔!」一直在沙发上目不转睛地看电视的女孩从沙发上蹿下来,一边叫一边朝门口奔过去。沈卓抬眼往外一看,那个叫吴宇面带微笑正沿着游泳池的边上走进门来。他看上去和沈卓差不多大,长着中等偏上的个头,上面穿着花格子衬衫,下身是一条考究的牛仔裤和闪亮的尖头皮鞋,身板显得有些单薄,为人也很和善。和沈卓进行了简单的自我介绍之后,便从冰箱里拿来两罐啤酒,就地站着一人一口地喝起来——看样子就知道他是白静目前的情人。

  酒还没喝完,米雅就领着几包纸质的手提袋从楼上下来了,纸袋里塞得鼓鼓的——她的确打算和沈卓在海边度过周末了,沈卓扬了扬手中的易拉罐,一仰脖子把剩下的啤酒喝了个一滴不剩,抱歉地吴宇和白静说:「谢谢你们啦!我们要走了。」

  吴宇走过来拍了拍他的肩膀,半是羡慕半是嫉妒地调侃:「你小子运气不错哟!好好地对人家姑娘,别伤了身体!」

  于是他们获得了自由,两个人手挽着手脚步匆匆地走出门去,绕过游泳池,走到行车道上上了沈卓租来的小汽车。

  暮色正浓,空气中弥漫着宁静的味道,车窗里满是米雅身上的香味,感觉起来没花多少时间就回到了沈卓的海边小屋,两人经过海滩边上走到小屋里去的时候,一阵阵凉爽的海风拂面而来,他心里乐开了花,想对着海湾大声地笑出来:生活本该这样,有收入有女人,在海边筑一窝爱巢尽情欢娱。

               【待续】
本帖最近评分记录
clt2014 金币 +8 转帖分享,红包献上!